刘细君是汉武帝侄子江都王刘建之女,属于正牌的西汉宗室 | 北妹

南妹皇后      天才瞬间记住本站网址: 南妹皇后 http://www.bstglassware.com

配色:
字体:

刘细君是汉武帝侄子江都王刘建之女,属于正牌的西汉宗室

字数:

刘细君是汉武帝侄子江都王刘建之女,属于正牌的西汉宗室。但她的命运却受到了父亲刘建企图谋反的连累,而越来越苦。刘细君的曾祖父是汉景帝刘启,祖父是汉武帝刘彻之兄江都易王刘非,父亲是江都王刘建,史称其为“江都公主”。刘建是个荒淫无道的诸侯王,元狩二年(前121年),企图谋反未成后自杀,刘细君的母亲以同谋罪被斩首。当时,刘细君因年幼而幸免于难。命虽保住了,但却落得个和亲公主的结局,真是时也命也!
汉代大多数和亲公主都是嫁给匈奴单于,但刘细君却嫁给了乌孙国的老单于。其背景是汉武帝想联合北方除匈奴之外的其它力量一起消灭匈奴,乌孙国就是这些力量中重要的部分。当时的乌孙国王昆莫(乌孙王号,后改称昆弥)猎骄靡对汉朝不了解,况且认为汉朝远,匈奴近,所以不大愿意与汉朝联合打击匈奴。但在元封三年(前105年),猎骄靡还是派使者随张骞一起到长安了解情况,同时献马数十匹作为见面礼。使者见汉朝人口众多,物产丰富,归国后,乌孙国便越来越尊重汉朝。
悲惨的大汉公主刘细君 先嫁老单于后又嫁小单于匈奴对乌孙国与汉朝的来往自然不满,就要进攻乌孙。乌孙国很害怕,同时也为了巩固与汉朝的联盟,便再次派使者献马匹给汉朝,并声称愿意迎娶汉朝公主,使两国结为兄弟之国。如果有了这样的关系作保障,乌孙国才敢于与汉朝联合打击匈奴。汉武帝和大臣觉得派公主与乌孙和亲有助于拉拢住乌孙这支力量,便决定先纳聘礼,再嫁公主。乌孙国为表达诚意果真以一千匹战马作为聘礼,来迎娶公主。汉武帝见乌孙国很有诚意,就在元封六年(前105年),决定派一位货真价实的公主去和亲,于是,那位孤儿废江都王刘建的女儿刘细君就成了和亲最合适的人选。为了弥补对刘细君的亏欠,汉武帝赐给刘细君车马和皇室用的器物,为她配备官吏、宦官、宫女、役者数百人,赠送礼品极为丰盛,但再多的物质陪嫁也改变不了刘细君内心的凄苦之情。

 
已经是老头子的乌孙单于猎骄靡封刘细君为右夫人。与此同时,匈奴为了拉拢乌孙竟也派女子嫁给猎骄靡,猎骄靡封匈奴女子为左夫人。这个老滑头周旋在汉与匈奴之间竟接连抱得两个美人归,不可谓不精明呀!

 
悲惨的大汉公主刘细君 先嫁老单于后又嫁小单于 .
几家政治力量的较量,却害苦了很多像刘细君一样的年少公主。刘细君虽然被封为单于得右夫人,可远离家乡、孤苦伶仃的她,内心的苦楚必然非常人所能体会。乌孙王昆莫猎骄靡已垂垂老矣,刘细君和他孙子的年龄相当,而且他们语言不通,习俗不同,夫妻之间一年会面仅一、二次,全无温情可言。细君乃西汉宗室之女,来自”礼仪之邦”。 相比中原文明,乌孙还很落后,穹庐为室毡为墙,以肉为食酪为浆。风俗勉相就,洒泪守空房。

 
两年后,老朽的猎骄靡去世,其孙子岑陬军须靡继承王位。按照乌孙习俗新王要继承旧王的所有妻妾。刘细君公主无法接受,便向汉武帝请求归国,汉武帝让她接受当地风俗,以成就联合乌孙共击匈奴的大局,刘细君只得再嫁给孙子辈得岑陬。一年后,细君为岑陬生下一个女儿后,因为产后失调,加上心绪难平,不久年仅20岁的刘细君就忧伤而死。
刘细君在嫁给乌孙国的几年中,心情非常郁闷、忧伤,常常做悲苦之歌熬岁月,她曾说:”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歌词内容初看起来似乎单调,但若于刘细君只身异域的境况联系起来,就不难体会她感叹自身孤独和眷恋故土的复杂心情了。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刘细君是汉武帝侄子江都王刘建之女,属于正牌的西汉宗室 的精彩评论

下面我简单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