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哀 | 北妹

南妹皇后      天才瞬间记住本站网址: 南妹皇后 http://www.bstglassware.com

配色:
字体:

笠哀

字数:

封建王朝这么多年,出了这么多位皇帝,诚然,似誉王那般登上皇位的不在少数,可留下好名声的又有几位?的确,似靖王那般耿直、清正、怀有赤子之心的人容易被人算计,但正因为他的这种性格,即使他把梅长苏虐成了狗,我也很喜欢他,年少时,谁不希望最好的自己似靖王般正直美好?看过小说,觉得靖王是被作者偏爱的人,海晏赋予了靖王最美好的品质,最激情的热血,甚至若当年的林殊不死,他们俩挚友必定不遑多让,若用日月星辰相比,他俩都是太阳。可林殊折于梅岭,藏于梅长殊的躯壳之中回归后,虽然成了下棋人,将一应人等当作棋子只为自己的目的博弈,虽似高人超脱凡俗,可他不开心不快乐,不愿成为这样的聪明人,所以当有机会重新成为林殊后,他才会那般义无反顾,即使拼着残躯也要重回战场,重新作回那个霁月风清、张扬任性,照耀别人也温暖自己的小太阳。从这个角度看,梅长殊看着靖王,心中即欣喜慰藉又艳羡不已。

靖王是个缺点与优点同样明显的人,他太简单了,但简单与蠢不是同义词!若他真是蠢,那么沈追与蔡荃这几位能干正直的大臣怎会心甘情愿地臣服追随于他?不要说这是梅长苏谋划的,靖王在梅长苏计划动用权谋之前就拒绝了他,靖王很清楚,损友与诤友之交之间的差别,这就是靖王的智慧。就算聪明如梅长苏,在童路身上还不是栽了一个大跟头?即使他扣住了童路的双亲姐妹为胁,可人心并不如此好控制。靖王的智慧在梅长苏的反衬下确实不值一提,故事中还有一处我觉得他十分睿智的地方因剧集还未涉及,不便剧透,按下不表。

说说这两集被大家吐槽他蠢的地方。其实与其说他蠢,不如说他清醒过头,清醒到令人心痛。誉王与夏江步步为营,句句直戳他的痛处,虽然入宫前他毫无准备,但在殿前的这般架势,以及蒙毅的悄悄提醒,他早就一清二楚誉王与夏江的用意,正因为清楚明白他们的恶毒,他不愿也不能苟且。往大了说,若他松口认了祁王谋逆、赤炎叛变,这朗朗乾坤,还有谁能稍慰忠魂?往小了说,若他松口承认他视为楷模、人生根基的王兄以及情投意合的挚友为逆臣贼子,那么他这个人存在的基础也会烟消云散。所以,他绝不认,也绝不能认!即使会落入敌人圈套,被父王猜忌,即使所谋大业有可能倾覆,所谓风骨,当是如此。这就如同谭嗣同以死明志,文天祥殉国一般,这世界上有经济的活法,也有任性的活法,靖王的任性,你可以不效仿,但请手下留德,别以“蠢”字概之。若世上所有不合君意的事情都可用“蠢”字来形容了事,老祖宗何苦呕心沥血创造出那么多的词汇,那么多的形容词?

再说说戏剧冲突。本来卫峥,梅长苏肯定是要救的,但他不能直接告诉靖王:“老靖啊,咱们去救老卫吧。”为什么,因为靖王也有智商啊,他肯定会问:”老梅啊,老卫跟你不沾亲不带故的,又对你所谋之事百害而无一利,你抽了,竟然主动说去救他,虽然这样我是很高兴啦······咦,不对,难道你跟赤焰军有什么联系?难道,难道,你是小殊······“虽然故事这样发展,我们这些观众不用在屏幕外被虐的一抽一抽的,但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所以故事不能这样发展。梅长殊自己心里急得跳脚,还是要装模做样地给靖王分析一通形势,陈利弊,诉衷肠,在靖王心中立个牌坊——这家伙跟赤焰军,跟林府真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但靖王不知道梅长苏的真实身份,不知道比起他梅长苏才是那个更着急更不顾一切的人,于是误会就产生了,冲突随之而来,花样虐苏模式开启了。这不是作者为虐而虐,而是双方人物性格,最初埋下的引线所导致的必然结果,作者辛辛苦苦埋线布局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个高潮,看得过瘾就为她鼓鼓掌,请不要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地说一句,作者就是这样写的;这样写才有的看嘛,不然你看什么。

最后说靖王适不适合当皇帝,这个我不知道,对帝王之术我没有研究,但我知道梅长苏肯定不会扶持誉王的。其实细说起来,誉王跟当年之事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而且若梅长苏非要誉王替他翻案,我觉得他也不是没有办法,毕竟誉王没什么原则。可梅长苏为什么非要扶持靖王呢?就因为幼时交好?梅长苏自己也清楚,他扶持的会成为一国之君,虽然自己有私欲,但不能为了私欲愧对百姓,愧对赤焰军辛勤守卫的国土,所以他不能选誉王。誉王身为七珠亲王,位高权重,梁帝赏赐不断,可他竟然贪,向官员索贿且不说连赈灾的钱他都贪,完全不把百姓放在眼中;而且他毫无看人眼光,几乎可以说任人唯奸,从庆国公、齐敏到何大人,哪个不是劣迹斑斑;最要命的是他为人浮躁,沉不住气,这一点再过几集就更加清楚了。反观靖王,不爱嘴炮爱务实,忍功一流,不骄不躁,知人善用。梅长苏本身深受阴诡多疑的皇帝之害,所以他要给天下人推选的是一位清明、宏阔、积极进取的君主,在祁王已逝的局面下,只有靖王最符合梅长苏的要求了。可以这样说,靖王是梅长苏心中理想的君主,都已经虐了他这么久了,就实现他的愿望吧。

顺便说一句,若要让我选一位君主替他办事,我也会选靖王的,在他麾下踏踏实实办事就行了,不用去猜他的心思,我最讨厌这种麻烦了,当然要是能力不足就槽糕啦。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久,嗯,我就是犯了回蠢·······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笠哀 的精彩评论

下面我简单说几句